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ZG公司二三事【三】

: 事业/职场 木魚 572℃ 3评论

-03. 题外话

这些天好些人给我催更。为啥上次的二之后这么久了才更新三呢……啊您别急,您听我狡辩一下。

停更两周有好些原因的,你听我说完哈。

其一是写这些比较费神,每次写的动不动上万字的,还得去找当时的文字记录和图片记录等查实,所以每次写都要七八个小时,比较费时间。

再者就是二更完后的第二天是我生日,这过生日的就不想碰这些糟心事儿了。再后来就是清明节,放假。啊可能你会说又不上班放什么假,可是寡人委屈啊,生产队的驴都有过节的权利不是。

最后就是写前面两篇写出内伤了。讲真在ZG的第二个月开始就各种内伤,起初没发现自己进入一个不断演进的内耗过程了,整天都在反思自己,甚至到快第三个月的时候连觉都睡不好,不是失眠就是一夜要醒来七八次,梦里都在掰扯这些事情简直了。离开后的第二周这些内耗便开始慢慢恢复,结果就因为写了两篇,第二篇写完当晚睡觉就又回到这破公司里跟他们掰扯这些事儿了。

你看上面说的这仨您能不能接受,啊如果您不能接受的话,那您别说了,我不想狡辩了 44.gif 

话说上一篇写加班问题的时候,还漏了一个细节。就是当时我刚到这公司一个月,老板便因为加班调休找我说加班时长的那次谈话,她中间有这么一个情节。

这个情节就是,毕竟我因为之前在猎豹呆过(北京),后来创业公司呆过、银科呆过,所以习惯了加班,在猎豹的时候我一大半时间都是赶六号线末班车的,晚上十一点四十分那趟。后来到银科后下班时间渐渐从十点半提前到了九点,算是退步了。到ZG这公司后习惯没改,他们加不加班我都习惯八点半以后才走,有时候都到九点半十点。一方面是自己的习惯,另一方面也是他们下班路上对业务支持往往不到位,我有意填补这段空缺。最后就是要改变整个团队的工作氛围,自己总得做些表率的。

然后老板说,他们都不加班就你加班,那你有问题,你不正常,你是不是故意做给我看的,你这思想不对。

15. 关于传播负能量这档子事儿

15.1 合规总要跑路了

要说这事儿,得把时间再往回倒……等下我算下……大概三个月前,也就是差不多一月中旬的事儿。

之前说到过吧,在我入职两周后,新入职了一位合规总。这位合规总还是很专业的,毕竟在这行业里浸淫已久,上家公司老板还跟他交情很好,当时好说歹说劝了半天,可是这位合规总就好似大便糊了心,格外叛逆,怎么说也要走。后来据他跟我说,当时的内心整个就想着外面那么花,我要去看看,便头也不回地跑路了。

倒是他老板蛮伤心的,和他说,给他半年出去撒欢的时间,位子给他留着,随时可以回去。

彼时合规总刚入职之后,我和他就产品设计上的一些合规粒度的问题,达成了富有建设性的意见交换,同时也向他表示了自己入职这两周以来对一些事情的顿悟。

自始至终我都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既然大家都是正常人,那么看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时,应该就出现一头相对来说比较一致的黑人问号。

后来随着一个月的不断深入了解,在经历各种事情之后,他终于憋不住要走了。

那天他给我说,兄弟对不住了,我扛不住要先跑了。

我说你要去哪儿吗,还是回去?

他说他昨晚只是实在忍不住了和前老板打了个电话,前老板在电话通了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回来吧。

旁的不说,这话我听得都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就这深情劲儿,要是处对象那不得死心塌地跟人过一辈子啊?

我看着他点点头,说这样的好老板你可别错过了,转身就流下了嫉妒的珍珠。

15.2 我跟老板谈过了,推心置腹的那种

快下班的时候,我瞅到他正在收拾东西准备跑路,便过去问他,你要走的事儿,跟老板谈了么。

他说,说了呀,跟老板谈了一下午。

我说,谈得怎么样了?

他说,我肯定要走的,有了这个,所以我也聊得比较开,很多我觉得有问题的地方我都跟她提了,反正聊了很久。

我点点头,哦这样。

15.3 开会

第二天下午,老板突然喊开会,所有管理层都开会的那种。

说是管理层,其实这公司的管理层特别简单,就是经理级以上,主管不用参会。经理往上按理说是总监,但很可惜,这公司没几个总监,喊这个会的时候我以为一个总监都没了(后来听说还有一个隐蔽的总监)。再往上就是老板,入职前我问架构的时候,他们和我介绍说这公司特别扁平化,比互联网公司还扁平,进来后我才意识到,合着这表达的艺术已经超越了我庸俗的理解能力了。

开会主要的话题,主要是关于职能部门协同的问题。这会一开始我就明白了,肯定和合规总的离职有关系,因为老板一开始就在点合规总,倒是没说他离职,而是说他俩聊了很多,然后就突然发现在管理这个问题上,合规总有很大的意见,觉得怎么样怎么样不对。所以她就开了这个会,想要跟大家同步思想。

PS下,这公司的很多管理人员在我看来就特别幼稚,各种小聪明和利益算计耍到飞起。

这老板是销售出身,车轱辘话来回倒腾说,加上当时业务部门的几个经理啥的也都是她一手带出来的,一唱一和好不热闹,老板说几个经理说老板再总结,巴拉巴拉,最后老板很认真地问合规总,您理解了吗。至于协同问题,我就不赘述了,无非是相互甩锅利益互掐之类的。

合规总点头讪讪地笑,说明白了明白了。看到这里,我心里纳闷了下,按照合规总跟我说的意思,应该是肯定会走的,既然是要走的,那现在这是在闹哪样,被说服了留下来?

会快结束了,老板总结发言,说这个会主要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刚才说的关于管理上的问题,我们梳理一下,第二个就是在公司里我听到不少负能量,这个行为很不正向思考,希望大家能警惕,巴拉巴拉。

听到这里我一头黑人问号,合规总散播负能量了?还是咋的?他是意见蛮多,但没见到怎么在公司里说啊?那点儿破事儿谁不知道啊,怎么说这么一嘴了。

不过疑惑么,想了就是想了,我也没多想。

15.4 因为所以,这事儿还是得你弄下

在合规总离职的前一天,上午老板突然拉了一个群,拉了我和几个业部门经理。大概意思就是说,因为晚我一周入职的业务总监离职了,同时他带来的几个主任加五六十号业务集体离职,因此需要处理他们手里的资源和资产事宜,让他们把资源统计和资源分配明细做出来表格,发给负责资源管理的一口口(YYW),并发到群里。

这个安排贼诡异,诡异在什么地方呢,具体事情要给一口口,但是老板圈的是我。

这信息看得我一头雾水。一头雾水的原因是,首先,这事儿其实司空见惯,早就说过了,这公司跟菜市口的茶馆似的,人离职要都跟互联网公司一样请吃饭那得每天好几场吃成流水席的,每天都有人入职有人离职的,所以这事儿属实是太不罕见了一些。再就是,这事儿既然是一口口负责,表格做好了是给她,为什么不圈她,而是圈了我,是让我负责还是怎样?想了想,我在群里回复了,“好的”。

然后老板私聊我,说,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一口口(负责资源管理那位)还在我部门,所以这事儿还是我还弄,下次不能直接跟下属说,那样就是抱怨了。

本来我勉强理解为是让我来负责,但你说这……跟下属说??我说了啥啊,真的想不通。

想了半天,搞不明白她到底啥意思。但是根据之前别人的劝诫,听不懂,听着就完事儿了,反正又不会掉肉,就回了句,“好的 明白”。

我这人就是这么优秀,听人劝吃饱饭,我很擅长听人劝。

就在此时,一口口同学从我旁边路过,她问我,老板是不是跟你说了个资源转移的事儿?

我点点头,说嗯刚说。然后她就哦了一声,走开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你哦了一声是什么意思。

我托着腮帮子想了半天,这些到底是个啥啊?后来想了想,既然老板说交给我,是不是因为觉得这次规模有点大,怕出事端,让我亲自来搞?那行叭。

于是那一天,我从上午十点搞到下午五点,就在各个业务部门之间来回折腾这些事儿。

然后我以为这事儿就过去了。

15.5 啊?小丑是我自己?

合规总离职后,没两天,有一天有人和我聊事情的时候,忽然沉思了几秒钟,有点犹豫地说,你跟老板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一听就愣了,说,啥?

他说,老板说,你在公司里传播负能量。

我:???

这时我瞬间想明白了两件事。一个是老板在合规总那个会上说的负能量,不是说合规总,是我说啊?第二个就是为什么业务总离职了资源转移这事儿,她会说那么两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但这些到底是个啥啊?实在没想明白,传播负能量?你的那些个经理我真的啥话都没的说啊。

他说,我觉得你们之间有些误会,我没听说你传播什么负能量啊,咱关于公司流程制度这些方面的看法也算不上啥负能量吧,我也没搞明白。

然后他看了看我,“我觉得你去问也不合适,反正你小心点吧”。

开完会后我琢磨了老半天,原来小丑是我自己??

15.6 最后的最后

我在ZG有几大未解之谜,这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谜团直到我离职的最后一天才解开。

一个月后,离职的最后一天,有人和我说,一口口对我意见很多,其中有一条就是对于资源管理的事情很抗拒,因此她还告诉了老板。

我一听,好嘛,谜底解开了,一切都明白了。老板说的负能量,肯定是她去说的,谁让她是老板弟妹呢。

至于她说的对资源管理很抗拒这事儿,怎么说呢,我有点哭笑不得。

15.7 是的,这就是谜底

事情得溯源到前任技术经理离职的时候说起。

当时他离职后,我和各个部门里的小伙伴沟通,和一口口沟通的时候,她说,之前有很多事情是需要尧宇(XYL)帮忙做的,具体的我可以和尧宇沟通下。

后来我和尧宇沟通的时候,他说确实有这么回事。大概意思就是,这公司资源很多东西管理还比较原始,尤其是资源的事儿,很多东西都依赖于手动管理,OA提流程后需要她来手动操作。

但是她需要照顾孩子,孩子还要念书啥的,所以上下班都比较准时,不怎么能加班,加上回去还需要时间,回去经常还要辅导孩子作业啥的,因此需要她处理的事情,如果她处理不了,就由尧宇来代为处理。

于是我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个什么资源管理的流程里,很多审批人都是一口口和尧宇俩人或签了。

了解到这里,我觉得没啥问题,但我确实低估了这事儿的繁琐度。

原因是,前面也说过了,这公司每天有人入职,每天有人离职,隔段时间还来个整组甚至整部门人离职的情况,而每个业务基本上都涉及到资源账号、资源权限的开通关闭、资源转移的事儿,而且业务喜欢在晚上做活动,因此他们晚上提流程的概率非常高。

因此,下班后非特殊情况一口口是不加班的,搬到上海后她每天还要坐高铁来回苏州,加之有一段时间她孩子的身体不太好,所以基本上只要下班了她就不管这些了,流程就都会卡在那边。

然后她就让所有人都来找我,还会当面跟我抱怨,说流程都卡你那儿了,你怎么不处理。

开始的时候我还耐着性子帮忙处理了些,但我的性子很明显不如尧宇那么厉害,表现就是很快我就忍不住吐槽了。

我加班不是为了帮你点流程啊,也不是为了你去操作后台啊,我加班还有很多项目上的事情要整理,然后业务就左一个ding右一个ding让你给他们处理,事情不该这么做啊?

所以我就跟一口口说,这些事情不应该这么做的,我知道你一个人确实处理这些会很困难,也理解你加不了班所以回去处理不了,但这些不是你下班了就让我来做的理由,何况这些太费时间了。根据我的总结这些很多流程好像都是程序性的,只是操作,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让他们变成全自动的?把系统接入审批不就好了?

一口口说,对对对,很多流程提了他们自己部门的管理都会审批好,其实我就是负责操作。

于是我安排产品介入,把流程量最大的账号开启和关闭、权限等进行梳理,接入OA流程,把系统和钉钉的组织架构打通。接入之后,流程的量就小了很多,当然资源转移的流程我也是没怎么去关心的,毕竟这不是我的工作范围。

至于这次又被说啥负能量……考虑到她确实需要有人支援的诉求,于是就做了一点工作变动,找负责OA系统的同事把相关流程里我和一口口的或签全部去掉了,改成一口口和另外两位技术支持的同学。一方面确实可以帮一口口减轻负担,另一方面技术支持本来就是安排值班的,相对来说晚上也属于他们的工作时间范围之内,从工作职责上来说其实倒也不是特别过分,只是这种核心资源调整和变动本来不应该让技术部门参与的,所以之前我都尽量在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并把历史遗留都清理干净的,只是……事情都成这样了,那还说个屁啊,这公司里线上数据找研发改简直跟喝水一样稀松平常,先认了吧。

至于一口口和老板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怎么说起的,以及老板怎么把所有的事情理解为我在公司里传播负能量的,那不知道,无从考证,我也不太可能因为这事儿去揪着谁问。

只是从过往的经验来判断,这俩人怎么说的,真的猜不透,他们经常会在两个完全不同的话题上各说各的,然后俩人还都觉得自己说的是同一件事,并且得出一个一致的结论。

最后一个问题是,这传播负能量的说法,这老板到底是跟多少人说过多少次啊?嗨,真的不知道。

16. 关于新职场装修弱电这回事

16.1 “随便找的”

新职场的装修,在我入职那会儿,其实基本上就差不多了,毕竟都快搬了。

在搬到新职场后,只在一层,其实从租的场地来看,还有一层,是用来给职能部门和直播室用的,当时还在装修,正在进行弱电装修。

弱电装修这事儿,本来我是不操心的。因为这块一直是老板的表弟木甬负责,就是上一篇里说的那个在公司里没有编制的表弟。我一直很好奇,三四百人的公司了,对外采购,得有固定供应商吧?问他们的时候,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有的”,然后他们继续补充道,“随便找的”。

我愣了愣,随便找的?

他们说,对,弱电的这个就是街边随便找了个店面。

16.2 “信号不好,要加AP”

9楼供直播的,直播作为服务的重要内容,不能说不重要,只能说相当重要。

彼时公司的网络有三条,一条移动的,供业务部门上网和无线上网用,一条电信的,供职能部门使用,还有一条电信的专线,是供直播间用的。

然后他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楼上的AP不稳定,直播手机连上后速度不稳定,直播不流畅,他们觉得这是AP不够导致的。

于是IT网管一路小跑,跑来找我,说楼上直播间无线信号不好,他们说要加AP,但AC授权不够了,还要买AC,让你提采购。

我说,多少钱。

小哥算了算,说加上施工费大概两三万。

我又仔细问了问,大概事情是,楼上的小直播间(宽度2米左右的小单人间,手机日常直播的)他们用手机直播,嫌信号不稳定,让优化。于是他们觉得是AP不够,就要给每个单间都加AP。而小直播间当时监控都已经装好了,并没有AP的线路,所以要重新施工,拆掉监控,改成AP。

我上楼转了一圈,看了下AP的数量和位置,确实不算很多,但距离也不算远,在小直播间外一排四五米就有一个,这很明显不是AP不够导致的。

于是我问IT网管小哥,楼上的AP走的是自己的线路吗。他说不是,和楼下的AP一样都是业务部门上网用的线路。

于是我跟木甬和IT小哥说,首先,我判断的是,楼上的AP线路不对,首先要和办公无线分开,走独立的直播网络;其次是,楼上AP数量够了,信号还不好的话要进行调优,看看是哪里的问题,是有干扰还是什么;最后是,监控不能拆,这是安防设施,不能动。

跟他俩人说好,就回去了。

想把AP加到2米一个,就没考虑过干扰吗?

16.3 “流程你批一下”

那周的周日下午,突然IT小哥打电话给我,说,哥,弱电的采购流程到你那了,你批一下,快点,他们挺急的。

我说好。

然后我去看了一下流程,正准备点同意呢,一看,不对啊,这怎么还是采购AC+AP+拆监控?一共两万多三万,让我批?

很生气,于是我就去问IT小哥,上次这个咱不是已经沟通过了么,怎么这事儿还是要采购?后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IT小哥也一脸懵,说不知道啊,后来这事儿怎么会成这样,我去问问。

后来这小哥又给我打电话,混沌说了一通,反正我也没整明白到底咋回事,就让他把弱电的供应商电话给我,我去沟通。

接到我电话的供应商脑子都懵了,他说是木甬坚持装AP。

于是我又详细地跟他说了一下,采用TCP建立连接的方式,通过三次沟通确认意思一致,总体意思就是:

  • 我还是之前的说法,这个AP数量不是不够,而是线路问题,应该首先独立无线、独立线路,信号不好,要调优查问题,不能简单加,会有严重的干扰问题
  • 如果木甬和供应商最后还是要加,别找我批流程,我肯定不会批的,这事儿我不会同意,要么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设备的问题
  • 之前上海旧职场不是拆了一批AC和AP么,如果他们真要加,可以给他们加,但对加完后的出的任何问题我不负责

接着我给IT小哥又打了一通电话,同样的意思我也转达了一遍。

16.4 “我监控呢?”

后来我发现,AP还是全部加上了,具体为什么,我也懒得问了,反正一个地方能能搜到三四十个AP。

只是他们后来还是拉着IT网管小哥折腾,我问了下为什么,小哥说,他们现在说AP太多了,信号干扰严重,网更容易断了,前台打卡机都连不上网。

我说那你配合他们搞吧,我不管这事儿了。

后来听说他们陆续在拔AP,也没解决这问题,还说问题很奇怪,设备一连上就断了。

这听起来像是信号的问题吗。

又听说他们又请外面的人来帮忙查,最后发现是很多AP装上去了,但是没配置好,压根没连上AC,如此云云。

就这么折腾来折腾去,小直播间的网络还是没有那么好,监控还被全部拆掉了。

我能说啥呢。

17. 关于阿里云迁移这事儿

17.1 “这事儿好几次了”

我在刚入职和尧宇做交接的时候,听说过这事儿了。那会儿的版本是,公司老板嫌阿里云的成本太高,所以会从外面找渠道商来做折扣,但是这样有一个问题,就是经常第二年就没折扣了,这时候他们就会换一个渠道商重新做折扣开账号,于是经常会有这么一出,就是把所有的系统连带基础资源从一个阿里云账号迁移到另一个阿里云账号。

对于一个连搬一次家都觉得丢了半条命的我来说,这无异于迁都了。

但是他们很云淡风轻,“没事儿,这个事情过去几年好几次了,这次八九月开始的”。

我问他们,迁移这事儿,大工大料的,投入那么多人力物力,搞好几个月,难道折扣省的钱比这成本还高吗?

他们撇撇嘴,“没用,以前跟老板提过,结论就是要迁,我们也都觉得划不来,我们每次迁的几个月基本上都要花很多的人力物力在这上面。因为从渠道商谈的,所以我们的迁移阿里云也是不管的,什么都要我们自己弄,不过老板们会从外面找供应商过来协助,可能还好点,他们内部有一些工具。”

由于这事儿是八九月就开始的,我入职的时候都已经11月底了,因此也没关心这事儿,只是偶尔隐约听到那边的运维方三水在电话里跟别人掰扯着什么。

17.2 “这个人不用干了”

一个周日的中午,老板突然拉了一个群,三个人,除了我和老板,另一个是老板她老公。

老板老公说,阿里云迁移这个事儿,八九月就开始了,原账号的折扣大概在六七折左右,新账号能做到五点五折, 当时就给了一个月说的10月前就完成,结果拖到现在都没完成;然后供应商那边说主要问题就是这边有个障碍,就是这边的运维方三水,原来六七折的账号是他找人弄的,所以觉得他现在应该是因为要换账号自己的利益受损,拒绝配合。

另外就是,方三水是个运维,对于为什么迁移这事儿他迟迟没完成,怀疑他消极怠工,本来这事儿是时任技术经理尧宇在弄,没有和他说,现在问了供应商,才知道自己公司中出了一个叛徒。

总的来说,就是老板和供应商觉得,原来的账号既然是运维方三水弄的,那他必然是拿了回扣的,现在既然迁移这么久完成不了,那他肯定有问题。

所以最后他补充了一句,他能接触到客户资源吗,查查。

17.3 大概是这样的

后来我仔细盘了一下这个事儿,脉络大概是这样的。

首先就是8月份开始张罗的这个事儿,原因是当时听说阿里云的折扣12月开始就没了。但实际上8月份因为业务的紧急需求搁置了,这个迁移的事儿直到9月份才开始,也因此所有技术人员都觉得9月底完成是不可能的事儿。

很明显这是一个不合理的预期,但离谱在于,没有人对这个时间真的去沟通过,到底要什么时候完成。所有人都觉得这个时间完成不了,老板一直以为应该10月前完成,实际做的过程中没有人关心到底什么时候真的能完成。

9月份的时候迁移的事儿是勇靓在负责,取得了一些进展。10月份开始改成页月月(MMG)负责,这事儿就开始拉了:他其实也不觉得自己真的负责,只是在供应商和运维之间当个传话筒;尧宇不关心进度和时间;运维方三水觉得当时谈的是合作公司负责迁移,我们配合,所以很多事情在没有明显界定的情况下便开始跟合作公司扯皮。

后来迁移过程中也实际上发生了不少事情,比如nas存储预期2小时调好,实际上花了6到7个小时,还有网络配置经常出问题折腾很久。对于合作公司的能力部分认可,但意外也特别多。

而9月份还做了很多关于安全方面的系统改造,11月因为搬迁,所有的事情接近停滞。

17.4 “12月底搞定”

截止目前,我对整个事情的判断就是:

  • 目标不清,涉及的人和供应商,大家对什么时候要完成、每个阶段的时间点和完成内容,没有清晰目标,大家都是凑合干的,所以才经常发生具体是不是按预期在走,没有人关心,而一个问题需要等好多天才有响应的情况
  • 没有明确的职责边界,什么内容该供应商负责,什么该运维负责,没有清晰定义,所以就来回扯皮
  • 没有真正的责任人,没有人对迁移的结果负责,没人关心时间,出现需要协调的时候也没人过问,一切都凭着各自的善良配合

说白了,这事儿就压根没人管

老板要求在12月底搞定,看了下时间,只剩一周半了。

明确了这个目标,那要做什么就很简单了。

  1. 内部盘点现在的迁移状态,哪些系统迁完了,哪些系统没迁
  2. 约供应商到现场开会,明确各个系统 & 资源的迁移方案、理清依赖、明确责任方、梳理迁移顺序、确定关键时间节点
  3. 当时剩下最大的大头就是唯一的Kubernetes集群还没迁,以及相关的部分设施资源;比较大的问题是一部分资源阿里云新账号已经不卖了,涉及到技术改造或开白名单购买
  4. 明确整个流程,协调相关人员,提前通知时间点和合作方式
  5. 关键节点约供应商驻场协同,从前述供应商的投诉可以看出供应商有情绪了(他们自述提供服务没有收钱,因为他们是配合渠道方来做的),因此请求他们驻场我还是花了一番唇舌的

最终,在每天盯进度、协调后,在当周的周六早上7点30分,通过通宵的切集群和验证后,主体的迁移总算按时完成,预计时间比原计划的晚了些,主要是中间出现了意外,但好在最终时间在可控范围之内。还剩下部分OSS等设施需要迁移,那就留着下一周继续迁,总体满足老板的要求。

其实在我看来,这样的迁移是完全不值当的。你迁移过程中的人力物力消耗、两边都买的资源,攒吧攒吧,只会成本更高。

17.5 “所以你们有问题吗”

回到问题本身上来,那这次迁移的两个主要参与方,供应商(某云)、运维方三水,真就如供应商所说运维是主要的障碍、运维所说对方能力不好效率低容易出问题?

最终我的评价就是,各打五十大板,都不是好的。

先说运维的问题。从头到尾,我亲自盯着,对这个过程中我的总结就是:

  • 小聪明很多,自己觉得自己很聪明,做了很多多余的事情
  • 运维能力一般,中间关于nginx配置和docker镜像打包、网络配置、域名解析等一系列环节中的操作和能力表现让我侧目
  • 责任心不是太够,习惯性的甩锅和拒绝的动作比较多

除此以外,你要说他是最大的阻碍,那我倒不这样认为,或者说没有直接证据能表明他因为“自己的利益受损”而单方面阻止事情的推进。事实就是,我在跟进这个事情后,他并没有能实施什么阻碍。

而供应商这边,我的总结是:

  • 能力有,但这更多建立在内部工具链的基础上,没有工具链支撑的情况下,就……那么回事吧
  • 配合度其实也没那么高,不过这个可能不太客观,毕竟他们怨言还是蛮多的

印象特别深的一件事,就是在一起开会时讨论步骤和分工时,当时涉及到一个点,就是数据的刷库:将数据库里的地址批量更换。当时在说的库是nacos的配置库,一个一百一十二行的小库。他们问谁来刷,考虑到人力的因素,我就建议他们来刷,毕竟我相信他们会更专业。他们同意了,然后说,预计需要八个工时来刷。

我有点震惊,还跟他们仔细确认,这8个工时是指一天吗?他们说,是的,现在是下午四点,也就是明天下午四点才能完成。

我说这才一百一十二条数据,就算我拿编辑器一行一行替换,也不用到明天下午四点吧?

然后对方就开始给我解释了一通,诸如他要写脚本进行解析再生成啥啥再去跑批之类的。自然我是不会同意的,我说这时间太久了,就这112行数据,又是比较固定匹配的替换,我不接受这么久。本来我还想跟他们掰扯到底怎么做的技术问题,但似乎这不是我需要去关心的。

对方开始还跟我掰扯为什么要八个小时,言辞间各种“你不懂”“你说的做不到”之类的,后来就直接把本子往桌子上一扔,说,“我们做就要一天,你觉得慢你可以自己做”。

我还没说话,对方的实施直接就按住了正在发飙的DBA,对我说这是我们的内部问题,我们来解决,不用您操心。

事实证明后来这112行数据他们刷得也颇为艰辛,我收回他们很专业的评价。

再往后来涉及到OSS地址替换这些事儿(大量的库里资源涉及到OSS的很多都是阿里云的地址,不是自定义域名,所以要动,正好改为自定义域名)等等的,涉及到刷库的,我也就压根没跟这供应商沟通了。花了一个小时写脚本,从所有数据库实例的所有数据库表里检测字段,生成映射,分批自动更新。一个脚本,刷好一个库只需要几分钟到十几分钟,后来六七个数据库实例四十五十个数据库,几百张表,都用脚本自动检测刷新的,这有啥不能做的呢,我就奇怪了。

17.6 先这样吧

阿里云迁移的事儿先写这么多吧。是不是觉得我忘记了什么?其实没忘。

对了,这个搬迁通宵,就是上一篇里说的那次引发申请调休的那次。

过一万字了,还没写的章节​下次再写吧。​

加密信息: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感受颇深,因为曾经历过….

    anonymous2024-04-17 13:29 回复
  2. 我总是会想到一句话: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可是,老鱼……你……唉。又想到一句:这个世界,就是个巨大的草台班子……嗯。这样就没错了。

    匿名2024-04-16 10:43 回复
  3. 请鱼大肝紧写(四),希望不要不识抬举。

    小小鸟2024-04-15 13:4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