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ZG公司二三事【一】

: 事业/职场 木魚 685℃ 4评论
真实性承诺&免责声明&阅读提醒

💥请留意,本文遵循以下原则:

  1. 本文所有内容均为本人亲身经历/亲眼所见,或至少有两个以上信源交叉验证比对,不存在单一信源/谣传的情况;
  2. 考虑到降低影响,所有涉及到公司/个人等名称均为代号,切勿对号入座;您可以留下自己的看法或评论,但请同样遵照此原则,切勿点名;
  3. 有部分事件为降低对当事人影响,采用虚构方式进行表述,此过程中事件框架基本等效,但具体事件会有不同;同时,为方便后续追溯,文末会通过加密密文方式进行原始方式记录;
  4. 由于本鱼是个非常记吃不记打的人,aka记性不好,为让自己有所长进才有此文,并不是为了批评任何公司或个人,也不是为了检讨自己;
  5. 本文仅用作记录用途,拓宽眼界,因此本鱼会尽量避免个人对相关组织/个人的评论,也并非是为了对任何组织/个人进行评论,如您在阅读的时候感受到冒犯,请及时中止阅读并关闭本文,但无需和本鱼来进行关于文章内容的争论,因为毫无必要;
  6. 为确保信息的准确性,本文中所有人员代号均保持统一;为保证信息可追溯,文本映射表将以加密文本方式附在文末;

0. 题外话

话说本鱼工作十六七年了。虽说工作经历很久,但自认为是相当稳定的一个人,因此呆过的公司并没有很多。在宁波六年,只呆过一个公司,后来去了北京在猎豹呆了三年,从猎豹走后有短暂地去过一家创业公司三个月便离开,此后来到魔都,在银科又呆了六年多。

在此之后,便是最近这家公司,勉强三个月的经历。比较熟悉本鱼的人可能会知道,去年11月底我有入职一家比较神奇的公司。可能是纵然职业生涯很长但其实阅历很简单的关系,在这三个月中本鱼的阅历得到了极大的扩展,也见到过很多神奇甚至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每每遇到的时候我的内心OS都是,“这样也可以”。

我总认为事情都是螺旋发展的,人生么,起起落落,这才是常态。当然起起落落落落落落啥的也是常见情况,但一帆风顺平步青云总是少见。

在离开帝都前的那个创业公司后,我以为当时有写过那个公司的二三事,记忆如此,但搜索一圈后发现竟然并没有。当时我离开那家公司后内心的想法是“这特么都可以,还有比这更烂的么”,后来想了想,那会儿便如此大惊小怪着实是暴露了自己阅历太浅的事实。

1. 简单记记8年前的那个创业公司

既然如此,那便用寥寥几笔来记录一下这我呆了三个月的公司好了。

这个公司当时我刚去的时候,位于望京,没过多久就搬了办公场所。搬之前是在一个食品公司的办公楼里,倒是比较繁华些,后来没过多久为了降低房租成本,搬去了一个商住两用楼里。

说起来倒是颇为有趣的经历,我是说在商住两用楼里的时候。看得出来啊很明显的住宅性质,公司为了降低成本没有请保洁,因此办公室卫生什么的全是分配到员工头上,那经历让我想起了小学做值日生的时候。至于别的什么通马桶呀,给电表买电呀什么的,司空见惯了都。

公司做的项目主要是人事系统,名字就不提了。其实对于这个项目内部人员一直是看空的,原因是大家都觉得人事部门是个成本部门,老板应该不太会愿意在这上面花多少钱去买个这么庞大的saas系统。但是这不妨碍项目的推进,虽然在16年的时候也遇到了资本寒冬、融资出问题、老板跟每个人都恳谈大家降薪换股份来度过难关。

说起来都是蛮励志的创业史,但问题坏就坏在公司的行政管理上。老板在外面天天跑,拉投资跑客户,所以对公司的事情基本上不管的。公司里全权掌握所有事情的,是行政主管,我们喊她二当家的。据说二当家的是跟老板一起出来创业的,之前在一个比较大的数据统计平台公司。

其实那段时间比较艰难。公司现金流不多,系统也是从零开始,每周都要发版上线。

当然从技术角度来说,还是有很多我觉得很好玩的事儿存在的。

比如我刚去的那会儿有个技术总监,听说是从京东出来的,但是一个月后他就走了,传说原因是二当家的嫌他浑水摸鱼,技术太差。对这个我只能说听说而已,没有亲见,因为印象里他似乎真的没做过啥事儿,经常看到的是他抱个手机在后面打游戏,什么会啊技术方案啊一概没有,似乎都没听他说过话。

再比如这个公司的技术架构,还是很好玩的,底层是Java,因为他们觉得这么正经的系统应该用Java。但是他们又嫌弃Java启动慢开发起来测试慢,所以又用PHP中转了一层,再暴露给前端。然后呢,搞Java的这波人和搞PHP的这波人就不是一个路子出来的,偏偏时任PHP主管是二当家的亲信,便慢慢独揽大权。Java这波人看PHP的人不顺眼,慢慢走的走被开的被开,剩下俩温顺的小绵羊拜倒在PHP大哥的石榴裙下,至少我走的时候如此。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反正每次发版都很痛苦,基本上都要通宵。我工作以来的通宵KPI在这仨月内快速完成了不少。

按理来说,创业公司么,辛苦点累点甚至钱少点,是正常的。但问题坏就坏在管理上。

举个例子,二当家的规定了,晚上加班不超过23点30分,第二天禁止迟到。甚至有好几次通宵发版了,还通知早上9点要准时上班,因为要开会。

规定么,规定了就规定了。但二当家的偏偏啊抠得特别细,晚上加班到快23点半了,第二天早上迟到一分钟,她不仅要抠,还要专门开会批斗。

中午吃饭午休的时候他们会去打点乒乓球,因为商住楼电梯少每次都等半天。然后有时候他们上来就会晚几分钟,比如13点零几分这样。二当家给自己安排的座位是房间最里面的角落,正对着门,这时候她总是会低着头瞥着进来的人,警告在这样要扣钱云云。

很多事儿你要是一碗水端平了,还则罢了,怕就怕双标。还记得刚才提到PHP主管是二当家的一路人出来的吗。那他们的生活那叫一个滋润,每天和二当家的一起吃饭,什么事儿都有商有量,眼瞅着就要给他抬到技术总监的位子上去了。

终于有一天早上等电梯等太久了,左脚迈进办公室的时候迟到了三分钟,二当家的又专门开个会点名批评我。我很不爽,直接就挂脸上了。二当家的看在眼里,牙咬得嘎嘎硬,喊我到办公室去谈话。

我也不客气,桌子啪啪拍,跟她说就这样吧,反正我看你不顺眼你看我不顺眼,老子不干了。

后来有跟老板聊,老板说好可惜我以为我们可以多合作一点时间的。我笑笑。

当时那个HRBP跟我很熟倒是。她说,哎,好多好兄弟,就因为她都慢慢走了。

THE END。

悲剧,写完后发现之前写过。算了,写了就不删了,互补吧。

赋闲生活报告 · Day 12

2. 这次故事的开始

比较了解本鱼的人可能知道,自从银科走后,有一年的时间本鱼一直没急着找工作,各种穷折腾,想尝试新的路数。后来搞来搞去觉得希望不大后,觉得还是先找个工作比较稳妥点。

然鹅本鱼又是比较佛系的人,不太喜欢找工作,说实话要不是不吃饭会饿死我想连饭都戒掉。

但是架不住运气好(当然从后面来看可能不算运气好,不过这时我的认知告诉我这叫运气好),突然就有这么个非常合适的机会,就是ZG公司的技术经理,带他们的研发部门。

很顺利的一面,二面,三面,后面还单独找老板又深入聊了聊,当时真觉得各种合适,和我自己的专业方向和职业规划都比较match,简直美好到爆炸。

当然这里还有另外的事儿,就是那会儿和HR聊完后发现ZG公司和银科很有渊源,里面零零星星进进出出不少银科人,由于我有着六年多的银科背景,顿时好感度爆棚。

于是约定入职了就。

BTW,后来的事实证明,银科这个背景可能不是好事,至少对这个老板来说,可能是扣分项。

3. 关于称谓

熟悉互联网圈子的人可能知道,互联网公司很喜欢搞的企业文化那一套东西里,往往就有一个称呼,尤其是扁平化管理的公司里。这里面最出名的大概就是阿里系的小二的称呼了,各个搞得跟武林大侠一样。就算不流行这些花名的互联网公司,大抵也不会搞出那么明显的阶级感。

在ZG给的offer里,入职所需要办理的材料,就有这么个东西:“中文花名:要求正面积极、不超过 4 个字”。

坦率地说我刚看到这条的时候还是挺有好感的,心里琢磨着这公司看起来蛮有互联网的感觉的嘛。

后来入职办理的时候,问办理入职的HR同学花名怎么提交,他说你自己备注到钉钉上就行。

我问他咱公司内部称呼都是用花名的吗。

他说不是。

我说那搞这个花名是……?

他看了看我,说,这是之前某一任人力总监推行的,没有推下来,入职材料这里没改。

HR诚不欺我也。后来的三个月时间证明,确实这个花名就是个屁,公司里没有任何人是用花名来称呼的。

不仅不用花名,他们还会用一种特别让我浑身不舒服的方式来进行互相的沟通,那就是,身份与敬称齐飞。

从一开始入职前跟老板聊的时候,她给我发信息,都是以“您”打头的。当然那会儿还不熟悉,所以她用“您”来称呼我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觉得这个老板真的是平易近人,太客气了。

直到后来,我发现……她跟任何人说话都是“您”、任何人,不管是员工,还是主管,还是经理,还是朋友,也就是说,不管对方是谁,是什么场合,因为什么事情,统统是“您”。

然后在这基础之上,她对任何人的称呼,一定会加上对方的职级,比如XX总,XX经理。

综合之后,她和人沟通的最常见的句式就是,“xx总/经理,您xxxx”。

可能你会觉得,诶,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嗯,您感觉的不错,可能我是个异类。

这种称呼给我的感觉就是,任何场合任何人,都用“您”来称呼的时候,就会显得这种客气非常的“虚伪”,哪怕可能你确实就是很客气,但那种距离感真的是扑面而来。在这基础之上,对任何人的称呼却又习惯性携带着对方的职级,这就会显得这不是一家公司,我们不是相互合作的同事,我们是在一个草台班子上来相互social的。

由于老板就是这样的,于是上行下效,整个公司全都是这样相互沟通的。

一个全部充斥着您和xx总/xx经理/领导xx的工作环境,不知道有谁会喜欢这种氛围,反正我是很难受就对了。

但是又有几个人比较特殊,虽然是经理,但是老板还是会偶尔喊喊他们的外号。在这种情境下,喊人外号,在我看来除了能体现出这几个人的特殊性之外,并没有其它的什么用处。

4. 入职

我入职那会儿ZG公司有三个职场,分别在苏州、魔都和深圳。苏州是大本部,但是老板觉得苏州这个地方搞金融还是太局促了,便想着把整个公司都搬到魔都。而研发团队,当时分为两部分,分别在魔都和苏州。

根据我入职前跟老板聊的信息,研发团队一共大概30人,按照老板的话说,“要啥没啥”,也就是说,“你的空间很大”。

我入职的时候,公司正在计划搬迁,也就是快要搬、但是还没搬。所以我的入职,是通知我去苏州入职。

于是那天我驱车一百多公里赶往了苏州。然后入职的第一个小时,ZG公司就带给了我亿点点小小的震撼。

首先,我的合同确实是签的上海的,但是合同里写的工资,是苏州市的最低工资。关于这点,我跟HR提出质疑,他的解释是,这里合同都是统一的,实际工资以Offer发的为准,那个也有法律效力,所以这里的不用担心。

其次,老板和我谈的薪资结构,和合同里的不一致,合同里写的是基本工资加提成,还有30%的薪资作为绩效。关于这点,我跟HR提出质疑,一则和之前谈的不一样,二则我一个搞技术的哪里来的提成。HR说这是前任人事总定下的统一模板,没有区分职能和销售,实际以你和老板谈的为准。

再者,合同里有竞业条款,我看了一下,基本上覆盖了整个互联网。我跟HR提出异议,说这竞业条款是不是霸道了一点,从ZG走就得告别互联网呗?HR跟我解释说,竞业要公司给钱的,不然不会起效,我们不会给钱的,所以这里写的无效,不用管。

最终我签了这个看起来略显乱七八糟但处处“这里写的不用管因为不会看这个”的合同,就让我有一种很不祥的感觉。我知道这个世界就是个草台班子,但讲真我过家家都没这么玩过。

我问HR,既然你们这个合同里面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条款,签了又没用,感觉跟儿戏一样,我怎么知道你们的人事总是不是忽悠人的。HR说,啊,人事总已经离职了,不会有事的。我:???

后来事实证明,真的有个30%的薪资作为“绩效工资”发的,晚十天发。工资条也没有,反正这笔账我也算不明白,每月发的工资多没多少没少我也看不出来,就跟电信的账单一样。

合同签完,HR给我看人事架构,给我介绍一下各个部门。

然后我猛地发现,从行政,到人事,到合规,到新媒体,好多部门的老大都是老板一个人。

我说这么多部门没老大的吗。

HR说有,但是都走了,还没来新人,就老板先带着。

我想了想,公司要搬是会这样,问题应该也不大。

后来事实证明就不是搬公司的事儿。

然后HR跟我介绍了研发部门的情况。这会儿我突然发现,这研发中心和我理解的研发中心,它不是一回事儿啊?

这不到三十人的研发中心,分成上海和苏州两个团队。里面除了搞技术的前后端测试移动端之外,还有在常见的研发团队里不太常见的运维、网管、技术客服,以及一个……管资源的。

啥叫管资源的呢,就是……对于一个主要用企微进行客户营销的公司来说,核心资源归她管。

我说这和研发有啥关系,为啥放在研发?

HR说因为就她一个人,没地方好放,就放在这里了。

我说那搬上海的事儿,她有问题吗。

HR说,没问题,她有背景的,跟老板有关系,所以她肯定没问题。

我说啥关系。

他说,亲属关系。

我说,哦。[备忘录1]

后来盘了盘纯研发,发现在职的二十多人里,有几个是要离职的,因为不去上海;剩下会去上海的,加上已经在上海的,一共十五六个人。

然后这里面的技术线分为前端、后端、测试、IOS、安卓,而后端又分为PHP/Go、Java三条线。

然后……就很神奇的,这一波人里,有好几个技术线,就一个人。

然后苏州的后端原来是写PHP的,后来转Go了,我问他们为什么选择了Go而不是Java呢,他们跟我说,因为上海团队搞Java的,他们想搞点不一样的。

这……也行叭。

5. 关于离职交接

时任技术经理是XYL,他是要离职的,因为不来上海。

我入职后,跟他聊了聊,关于这个结论其实是都没什么问题的。但公司这里有个问题,那就是虽然他表述过类似的观点,但并没有人事或老板来找他确认过,也没有沟通过离职时间包括离职赔偿这些细节。

换句话说,所有人都知道他要走,他也知道自己要走,但所有的事情又都没谈过,时间也都不知道,也没有要给离职赔偿的意思。

但这并不影响我和他之间工作内容的交接……的吧?

他并没有什么东西交接给我。没啥技术文档,没啥账号,没啥资料,没啥项目内容,说项目上的细节开发都知道,所以也只是跟我大概介绍了一下各个系统的情况,各个人大概的情况,然后带我认了一圈市场部的经理们。

然而我又有一种隐隐的不安的感觉,因为觉得他真的好忙啊,无时无刻不在接电话,协调事情。然后……他竟然跟我说这些都是常规事情,没有东西可以讲。

后来我发现他的这种忙碌……确实都是常规的事情,他就是个打杂的,真的,啥事儿都能找他,包括你电脑上不了网。

我拉住他说,你总得给我点啥,比如你经常要处理的哪些事情,是个啥流程,需要谁对接,总可以的吧。

他说好,然后给了我一篇若干字的……工作介绍。

虽然我不觉得这玩意儿有多大用,但确实让人安心不少。

虽然我觉得这种交接挺离谱的。但后来想想,这种事儿……才哪到哪啊是。

后来我又找YLN聊了不少项目和技术上的事情。他也是网科出来的,入职大半年时间。不得不说跟他聊得相对而言还是比较舒服的,一则他思路比较清晰,二则他对很多事情比较了解,三则想得也比较细致,总的来说聊完后我一身冷汗。

为啥一身冷汗呢,因为这系统太庞大了,相对而言十几的团队就太袖珍了。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祖上团队是阔过的。

然后这庞大的系统就很像一座屎山。

真·字面意义上的屎山,至于细节嘛这展开说就太多了,所以我决定就不说了,屎山哪个公司都有,所以这也不算特色,如果后面有涉及到的一嘴带过算了。

直到我打算回到上海的职场了,关于XYL如何去留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我便去找了当时的SCC,说这事儿总得有个结论吧,该怎么办得商量好。

SCC同学头点得跟捣蒜似的,嗯嗯嗯一直忙倒是把他忘了,我这就找他谈。

在跟这SCC同学屁股后面盯了两天后,这事儿终于谈了,该给的赔偿也给了。SCC跟我说,这是我办的最后一个人了。

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也是要走的。

6. 上网认证

入职第二周,在苏州处理完团队的事儿后,正式到上海的职场办公。

早上怕迟到,提前了半小时到公司。到公司后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我的工位在哪儿,不知道啊,没人跟我说过。

于是给HR发了信息后,我就只好坐在HR的工位上等他来。然后HR来了后跟我说,工位问前台就可以了,一般是前台负责安排。

我问他,前台还管这事儿?这不一般是人事或行政负责的吗。

他说是啊,她就是行政。

我说啊?那她是前台还是行政。

他说,都是。

是的,上海的职场,行政和前台,是且只有同一个人。但是整个公司,有三百多人。

6.1

上海这边的职场上网很明显麻烦很多。上网需要安装深信服的认证客户端。

这客户端是干嘛的,想必也不用我多说。

但这不是关键,主要是这客户端不知道咋回事,出了问题,装上认证了,可以上网,过个几分钟,就掉线了。

我找网管来解决这个问题(没错,网管是在我这个部门的……),折腾了好一会儿,也没解决。

最后网管小哥说,哥,要不给你加个白名单吧,加个白名单就不用认证了。

我说还有这东西呢,你能加?

他点点头,说嗯我可以加,他们电脑是苹果的,还有不能装认证的,都是加白的。

我说可以的话那你加个好了。

6.2

下午老板突然给我打电话,说YYW跟我说你没有按规定流程申请,就开了一个什么什么的白,涉及到特别敏感的什么什么数据,是不是有这回事。

我一听说白,就觉得可能是上网的白名单?不过这事儿会有这严重到特地打电话过来问吗,不太确定。

于是我跟老板说我不确定你说的是什么白,能同步一下具体是说哪个吗。

老板在电话里混混沌沌地继续说,大概意思就是,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白,听不懂这些,反正很敏感,好像是什么BI系统里面的决策报表什么什么的。

我一听就有点懵,手里确实有些系统账号,不过是交接的时候直接给我开的啊,开了我就收了,咋还有了这没走流程的事儿呢。

然后老板还在那边批评我,说什么我不管你之前的工作经验是什么,既然你来了ZG,就必须有这个觉悟和高度来谨慎处理事情,不能把之前公司不好的习惯都带过来,不然谈什么信任云云,足足批评了二十分钟,我都插不进去话。

等她稍微停顿下的时候,我跟她说,老板,我不太确定你说的到底是啥,我手里有些账号但都是直接收的,我没有不按流程开啥账号,要不我先去找相关的同事确认一下是什么事儿再来和您汇报。

她说好。

6.3

然后我就去找了YYW询问她跟老板说的是啥。然后她跟我说就是深信服的白名单。

我寻思着我开始猜的没错啊……但老板那边怎么说是BI系统什么决策报表啥的,你们这到底是咋沟通的。

我跟她复盘了一下消息传递顺序,大致就是MMG跟她说的,MMG发现了这个情况,觉得特别严重这个白不能加,就告诉了YYW,然后她去跟老板报告的。

不得不说他们这效率还蛮高,我上午十一点加的白老板下午两点就过来问了。

但是我跟加白的上海区网管小哥确认了一下,他没跟任何人说过这个事儿。

那么苏州区时任IT主管的MMG是怎么知道的呢。至于为什么这几个人都是我部门里的,但他们之间的消息传递却是完美绕过我直接跟老板打小报告呢?

有点儿意思不是。

6.4

此时有必要铺垫一下MMG。MMG在我入职的时候,还是苏州区的IT主管,当时在忙着张罗搬职场的事儿(这事儿下一节会详细说)。

然后ZG在十年前买过一套话务系统(因为早期是电销),为了节约成本,并没有购买技术支持,加上这个系统一直以来还算稳定,于是随着人员的更替,这个系统慢慢地就无人能维护了。

然后这次因为要搬职场,问题便出现了:没人能搞定这系统的配置维护。

于是时任IT主管的MMG想了一个辙,就是请外包,请之前在公司做过维护工作的HGG来进行技术支持,公司管吃管住报销交通费,还付日结的工资。对于这个事儿,老板很生气,认为作为IT主管你居然还要外部人员来协助(PS,HGG当时的离职是闹得不怎么愉快的),太失职了,能力不到位,此其一也。值得一提的是这事儿我入职前面试老板曾经和我说起过,但当时她说不清究竟是什么事儿,我也就没预料到原是话务系统的事儿。

再就是搬上海,随迁一般都是要有一些补偿的,比如住房补贴、交通补贴以及薪资拉平等。此次搬职场也确实有这些事儿,但——MMG提的诉求是工资直接翻倍,此其二也。

结合以上两条,老板早就言明不会同意的,要换人。于是我在苏州处理事情的时候就跟MMG谈了,开始按照一个常规的薪资涨幅去跟他谈——翻倍那是不太现实的。只是他牙口咬得很紧,一分钱不让少,那没办法只能谈把目前的事儿稳定后平稳替换。没成想MMG直接脸色一甩说既然这样那就今天交接吧,下班我就走。

很明显这是拿捏了,因为目前在张罗机房、话务系统搬迁这些事儿,就他一个人;据我所知的是这些东西也只有他了解,苏州区的运维早就被开完了,上海区的运维不管这些。所以跟他谈了半小时,最后谈妥延后一个月离职,搬迁的事儿照旧,后面一个月的前一周他到上海驻场完成搬迁事宜以及交接,后面三周居家办公远程支持。

约摸相当于白给三周工资,但这没办法,除非你这公司不想搬了。

但事情进展到这步,梁子算是结下了。乃至于最后他再无联系,拒接任何电话和信息。

6.5

那为啥MMG会看到,以及为什么要捅到YYW那去呢,这个动机和心理我没有去问他,也无需问他,就按照他特别认真负责去解释好了。

于是我就跟网管小哥说,老板说这得按流程申请,要不你先帮我白名单去掉吧。他去掉的时候我在旁边看着,白名单里有一百多个。

我说这有流程可以申请?他说不知道啊,之前都是谁要加就加了。

我就觉得很奇怪,那这YYW跟老板说的不按流程是咋回事。

网管小哥说,要不我问一下MMG看看。

我说好。

于是他给MMG打了个电话,关于加白流程的事情。MMG告诉他,这个加白是没有流程的,理论上不允许开,需要开的话,需要和YYW报备。

我回过神来继续去问YYW,你和老板说我不按流程开白的,OA里我看了一圈没找到啥流程,开这个要走啥流程?

YYW说,这个白只有老板和老板老公能开,别人都不能开的[备忘录2]

我说他们的设备有一百多个吗?

6.6

然后我就去跟老板汇报了,就是一说的是上网的白名单,不是BI系统的,二是已经去掉了,YYW反馈不能开,那我就不开了。

老板就问这是个啥。我跟老板大概解释了一下深信服的东西。老板说那为什么要开白。我解释了下因为设备多种多样,有些设备装不了认证,比如手机。

PS下,其实深信服也支持用户名密码登录,只是这里他们设置了策略,对于Windows电脑来说,只能用审计客户端认证,所以手机和Mac之类的,基本上都是密码认证,或者加白。

听起来老板明白了。但老板还是结结实实批评了我半个小时。从安全意识,到管理能力,到作风形态,批评了一遍,最后升华主题,说,这就是我们的企业文化问题,我们的企业文化还没有能达成统一,后面我会再找你谈,我们要把自己的意识自己的文化都提到一样的水平上,不然什么都是空。

啊,详细的话我记不清了,反正大概这个意思吧,不会比这轻。

嗨。

7. 关于搬迁

7.1 到底啥时候搬迁啊?

你看我说搬迁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可是这搬迁,到底是个啥啊。

我在苏州的时候,就整天在琢磨这个事儿。因为在那个时间点,我综合各渠道的信息,明确的信息是,苏州这个职场肯定是要撤销的,肯定是会合并到魔都去的,时间肯定是很快的。

但是到底什么时间,怎么搬,没有人知道,大概知道些信息的人说法也都不太一样,有说下周的,有说下个月底的,有说两周后但可能还有变的,诸此种种。

研发部门也有人在问我,到底啥时候搬啊?也没个通知,还搬不搬啊?

他们关心我也能理解,毕竟他们要搬去魔都的话,要租房子,自己也涉及到搬家。但我刚入职不到一周啊,按照我的理解,这么大的事儿,不是应该整个公司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早在几个月前就定好了整个步骤和时间点的吗?

恰恰没有。时任行政主管家里有事请了长假,除此以外到底哪个部门、谁在负责搬职场的事儿,我竟然找不到。这事儿像极了研发部门这一干人等,要随迁的话,要不要随迁、待遇怎么调什么的,全都没有着落,我刚来的时候听到的最多的抱怨就是,公司会说要搬,也会涨工资,但是除了一个统计意向外,一个月了,没有人张罗这些事儿,也没有人来谈,眼见着时任技术经理XYL自己都要走却都没谈,他们便都惶惶不可终日。

研发部门的人员去留和薪资这个还好说,你可以说是在等我来敲定,但——整个公司搬迁这事儿??

想了半天,最后去找了老板。我就直接说啦,我说关于搬迁,我听到很多传闻,说什么时间的都有,我也没找到具体负责的部门和负责人,现在我想确认一下这个时间点是不是有确定过?

老板说,定了呀,下周,这个是确定的。

我和老板确认了这个消息,便和研发部门所有人,以及行政人事等都同步了这个消息,最后我把这个全都同步的消息又同步给了老板。

老板说,估计不行,还得延一周,那边的环保评测和消防验收还没过。

于是我又把消息重新同步了一遍,一边同步一边想,咋,都要搬了,消防验收和环境评测还没过??

7.2 

4日下午,MMG突然在DD上找我,说苏州职场全公司的的设备搬迁需要我和行政沟通具体时间、打包人员、装车方式、运输车辆。

我一看就傻了,按照我这为数不多的工作经验,这……不是应该是由行政部门或具体负责搬迁职场事宜的部门统一安排的吗,为什么要我去沟通这个事儿。

然后MMG说,目前需要箱子85个、显示器箱子252个,外加打包的外包人员3人,需要按小时付费,预计6-7小时,最后,“行政认为太慢太贵”。

这一句话把我CPU干烧了。

我努力看了好几遍,问他,(既然行政觉得太慢太贵,)行政有更好的方案吗?

MMG:没有。

我想了想,说,那为啥搬设备这事儿是研发负责?

MMG:因为行政L师傅认为是研发的事情,所以让我们自己解决。

我努力看了半天,这个L师傅是谁。

我:“行政L师傅是谁?”

MMG:DDL。

我默默地在DD里搜了一圈,发现确实有这个人,岗位是司机。

我:DD里他的岗位不是司机吗?

MMG:老板弟弟。

我发了一个惊恐的表情,“然后他觉得太慢太贵?”

MMG:是的。

我:“搬迁的总负责人是谁?”

MMG:QQH,请假了,预计明天过来。

我想了想,问他,那刚才的规划方案是谁做出来的?

MMG:我。

又想了想,我说,那这个等明天负责人来了再一起说吧,感觉这个不是我们应该负责的范畴。

7.3

然后时任行政主管QQH是行政部门里的主管,没有比他更大的管理了,也没有比他更小的管理了,比他大的就是老板。

但是QQH家里发生了些变故,于是直到他最终离职,我也没见过他一面,似乎他也从来没过问过搬迁的这个事儿。

按照我的理解,这种大规模的事儿是需要明确的负责部门和负责人的,外部找专业的供应商合作,为什么咱这边……用了这么草根的搬迁方式,自己准备纸箱自己打包自己找车自己搬呢。

那到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既然QQH自始至终没有再出面了,那搬迁这些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好问题,我也不知道,反正最后,好像也还是这个方案,自己买箱子+租箱子,找外包打包,然后自己叫车来拉。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纸箱这个玩意儿居然还带租的。

后来我问他们,这个行政L师傅不是司机吗,那为啥他还管这些?他们说这个L师傅权力贼大的,人家都喊他小D总的。我不太理解,既然这么器重他,为什么老板不给他一个高一点的头衔,这样管起事情来更得心应手名正言顺?他们说,那就不知道了,但他很厉害的,你要小心他一点,这公司里的很多事情,他都说得上话能管到。

8. 电脑从哪里来

你以为搬迁就这样顺利了吗?图样图森破。

8.1 Plan B??

当时计划是周五下班搬迁,周四晚上21点,我刚下班走到地铁站,才坐了两站路,突然L师傅拉了一个语音会议,我便下了地铁接,就在地铁的候车区来回踱步。

当时参会的人员有,我,L师傅,MMG,新来的HRBP小菇凉CCX,还有前台兼行政YMS,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忘记了。

这个CCX我知道,是新来的BP小菇凉,看到她的时候我在心里嘀咕了半天,有啥会会是L师傅要拉的,还会喊上BP小菇凉?搞不懂。

然后L师傅情绪很激动,在反复说,我现在要你们出一个B方案,如果明天物业不让我们搬,那么下周一你们需要有一套B方案要保证所有业务人员都能正常办公不受影响。

我一听有点懵,这……啥B方案。L师傅说,我跟你们反复在说,要准备两套方案两套方案,你们一个个都不当回事,现在我就问你们了,要是物业不让搬,你们怎么保证所有员工下周一能正常上班,我为这些事情都操心死了,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跟不管自己事情一样,到底这是谁的事情,是我的事情还是你们的事情。

趁他反复车轱辘话来回说的空档,我问了下他啥事儿。他说现在物业那边还没跟公司谈,很可能谈不拢不给开通行证,如果他们决意不给开,那么这些设备可能都无法搬出来,那么就需要一个Plan B来保证所有人下周一上班都有电脑用。什么你们不知道,我早就跟MMG说过了。

下周一??

我下意识看了看时间,周四晚上21点。我琢磨着你要Plan B……倒不是没有啊,但问题是你要加急去租电脑再安装,三百多台,且不说要多少人多少时间,这笔开销可不小,当时合作的租赁公司可是租了半年内不让退的,算下来得十几万呢吧。

哦,你跟MMG说过了?那我明白了。

8.2

周一下午的时候,MMG找我,说,L师傅说搬设备有风险,可能搬不走,需要跟行政沟通一下。

我说那就租电脑啊,花钱的事儿。问题是确定了吗,确定了就租。

MMG说,不确定。

后来我侧面打听了一下,大概是啥事儿呢……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甚至有点滑稽,就是:公司要搬走了,这周五就搬,物业还不知道这事儿。

但是既然物业不知道这事儿,他们为什么担心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之前谈过,如果要搬走怎么弄。因为这次的合同还有很久才到期,所以物业提了诉求是,要么赔违约金,要么把整一层的办公区恢复原貌。

后来他们合计了一下,发现不管哪个选项都要大几十万,心疼得不要不要的,于是便暗自琢磨着把事儿坐实。没成想最后发现要搬东西走得物业开通行证才能出得去,吃了个瘪。

于是赶紧想谈,但是既然两个方案都不想要(总之就是不想花钱),那想必物业也是不会同意的,于是便有这么一出,意思是只要不影响公司业务,那我们可以跟物业慢慢耗,不给钱就完事儿了,但这里就有风险了,你们得想办法。

但这样就会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内网服务器设备,这个肯定要搬的,没什么可说的,没的别的方案;再一个就是租电脑肯定要啊花钱,成本还不小,这总得大概定了才能走,不然这成本可是无妄之灾。

于是我去找行政,说了下这个情况,跟他们确认是不是这样,如果是的话那就得做兜底方案了。

行政反馈说,正在跟物业沟通,让等消息。

周二还是没有动静。于是我又去找了行政问这个事儿。

行政说她正在找领导沟通这个事儿。

我纳闷了就……我说你们有老大吗,有人负责这事儿了?

她说,CCX。

我琢磨着她不是BP吗,怎么她还管起这事儿?来救急的?

不过我也不太想管那么多,说,有消息了尽快通知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就没放在心上。

哎,老子是管研发的喂!

8.3

怪不得CCX也被拉到会上了。

然后我就跟L师傅说了上面的结论,一个是内网服务器的问题,另一个是租需要时间和成本,需要可靠的消息,越快越好。

很显然L师傅不是很满意这样的答复,对于我说的事情,他表示第一个问题好办,服务器不多用人抱的都能抱过来,第二个现在确认不了,但必须得有这个方案立刻在做。

我表示这不太好办,毕竟要花大十几万的,还是得等确认一点的消息,总不能你现在都还没跟物业去谈就让我把钱花出去了,到时候这帐这就麻烦了。

他表示很不满,然后开启了车轱辘话模式,大概意思就是这个事情提前那么久跟你们说了,你们一个个不当回事,就我在张罗来张罗去的,现在要你们出个方案你说要花钱不能现在就办,巴拉巴拉啦。

他的话是个随机循环播放模式,足足说了二十分钟,我耳朵都起茧子了,而且这些话对解决这个事情本身没任何帮助啊?于是我好几次想岔开他的话头回到这件事上,然后他瞬间又给拉回去了。

当时间到了21点30分之后,我有点崩溃了,因为我突然发现与会的人,除了我和L师傅以外,全都是静音的,再没说过一句话。

眼见着地铁一班一班又一班地过去,我有点崩溃。我就没好气且粗暴地打断他,“这样吧,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到明天中午截止,告诉我一个能搬不能搬的结论,我想办法下周一前给你把这个电脑的问题解决掉好了。”

然后他话锋一转,“我很不喜欢你的态度,什么叫给我把问题解决掉,你到底是在给谁打工,是在给我打工吗?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沉默了十秒钟,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说,“不好意思L哥刚才是我表述方式不对,这样,还是那句话,电脑的问题您放心,明天中午之前您告诉我最终结论,剩下的我来解决,您看怎么样?”

他说,明天中午来得及吗。

我说,来不及也没办法啊,这个我来想办法,供应商那边我来跟他们谈,人员我来安排。

然后他终于觉得这个结论比较容易接受,车轱辘话又说了几分钟后,就退出会议了。

我看了看其他几个人,好些没退的,估摸着就是挂着的吧。

嗨,老板弟弟就是牛皮。不过话说回来,最好顺利,不然这个两天半……我只能笑死了。

8.4

坐在回去的地铁上,我觉得可能得先跟老板打个招呼,毕竟这一不小心十几万花出去的,坐实了再跟老板报告,是不对的。

于是我问老板有没有时间,要汇报个事儿。

老板说可以。

我说地铁上信号不好,十分钟后打过去。

十分钟后地铁到站,我电话打过去,占线。又过了十分钟,老板电话打过来了,问我什么事。

我就把Plan B的事情准备汇报下。结果没说几句话,她打断我,说,好了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

我说,啊?

老板说,是不是就是那个DDL让你们出PlanB,你们一个个都不当回事,对事情不认真不上心,最后还要他拉会盯着你们解决的事儿。

我说,是同一件事,但不完全那样。

老板说,怎么不是了,我就问你了,DDL是不是跟你说过了,DDL说跟你们的那个什么MMG还是谁说过了,你是不是知道有风险可能不能搬这事,几天前。

我说,是,这事儿我前天就知道了。

老板说,那你为什么一直不拿方案,是不是觉得这事不想干。

我说,这事没那么简单,涉及到花钱的事,需要确认更多信息才行的。

然后老板说,你等下。

就把我电话挂了。过了几分钟,老板重新把电话打了过来,“DDL,你来对峙吧”。

然后我就把这事儿跟老板简单说了下,一个是之前我在跟行政确认消息,一直不给回复,再一个就是B方案是有,但是很紧急风险很大,还要花十几万至少,所以建议等跟物业接触了看看情况,明天中午之前出结论紧急操作,都已经到这点儿上了不差这半天时间。

然后老板说,好我知道了,你不要说了。

电话就又被挂了。

8.5

后来这事儿有惊无险地过去了。物业那边最终谈下来给搬了。

但事情就这样了吗?没那么简单。

听说那天晚上后来DDL被老板骂了一顿,骂的原因是,咋的十几万不是钱吗就这么随便花。

第二天早上BP小菇凉CCX坐高铁从上海去苏州,从上车开始就被老板打电话过来骂,骂到下高铁,大概意思就是搬迁的事情既然是你负责为什么你不上心巴拉巴拉。

对于这事儿,CCX也是满腹委屈,说当时一群人在会议室开会,突然就把她喊去了,说你听一下,从头到尾没说啥负责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她负责了。

然后小菇凉被骂后哭得梨花带雨的。

8.6

结合后面的周末搬迁情况,复盘一下整个搬迁,大概就是:

  • 没有人负责,没有部门负责,好像大家都可以来做,但到底怎么做,没有话事人。DDL你觉得是话事人吗?不,他只是个干活的,爱指点那是他的风格,他不为整体结果负责,他只做他自己要做的事情
  • 信息不透明,没有统一的沟通机制,结合上面一条,也就没有一致的决策和行动路径
  • 做事的人不专业,明明外面有专业的供应商,却非要图省钱自己租纸箱自己打包自己叫车(不仅这里,后面上海职场搬迁处处都是这么干的,都自己叫的货拉拉)
  • 都要搬迁了,居然最后一天通知物业,何况是在后续赔偿措施压根就不想给的前提下;对于物业居然放行这事儿,我觉得他们真的太仁慈了。至于后续怎么处理的,抱歉我的信息源有限。当然这也不是唯一的一次,后来上海职场搬迁,也是一样的问题,上海的旧职场物业不放行,要违约赔偿,于是他们就组织员工去写字楼下面举横幅抗议,据说还上了抖音,可以说真的是按闹分配了,离谱的是竟然得逞了
  •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DDL师傅承诺他们叫车安排的方案是,东西按部门打包,贴好标签,搬过来后会放到对应部门的区域。后来执行的结果是,箱子是按部门+按个人+按设备类型随机组的,至于放指定区域那更是滑稽,箱子上都很多没写部门的,就算写了也只是随机放的;最后光把这些箱子都放到正确的部门就花了我和另外俩人(BP+前台)周六中午到晚上10点的时间。然后这种情况下业务部门投诉说希望周一一上班他们就能开电脑用而不是还要他们自己插线。当时的IT就一个人,在装刚租来的电脑之类的。
  • 事实证明想租三百多台电脑在两天半的时间搞完,以当时的人力物力是痴心妄想。当时租的几十台电脑,后面物流、供应商的技术支持等全都脱节了。现实证明这种上规模的事情,没有规划就是扯淡。

最后,我还是想说,公司搬迁这事儿,应该是行政部门整体负责、统一策划、外部供应商操作、所有部门配合。

最后的最后,我真的只是个管研发的啊,拜托你们不要刚来一周就给我上这种强度啊!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4)个小伙伴在吐槽
  1. 看完了,鱼大能把这件事情说明白,也是真不容易啊!

    小小鸟2024-04-07 20:41 回复
  2. 末尾的字符串不是涩图吗?

    小天才2024-04-07 15:23 回复
  3. 二当家的事 你确定没写过?

    fuzi20082024-04-02 11:05 回复
  4. 看完了,一个小时……头大……希望以后,老鱼工作顺利吧。

    匿名2024-04-01 12:2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