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赋闲生活报告 @ 20230101

: 活着 木魚 719℃ 3评论

一,

其实昨晚就想来写点啥的,毕竟太久没写了。

这些日子新电脑也不怎么安生,似乎每次买新电脑的初期都会经历这么段阵痛期,不太稳定,许是爱折腾新玩意儿导致的副作用罢。

最近身子骨不太舒服,所以连带着电脑也几乎没怎么开机。从键盘旁路过的时候甚至有点恍惚。

2022这个很蛋疼的年份的最后两个小时我在改装东西。等改装完抬头一瞄发现已经凌晨两点半了。

在打开电脑写点什么,和现在立刻马上去洗澡睡觉之间,我纠结了两分钟后,选择了睡觉。

毕竟还是小命要紧点。

虽然我也觉得钱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但没了命,要再多的钱也花不掉。

二,

静悄悄的元旦。

其实静悄悄才真的符合我对于元旦节一贯的记忆。

很多很多年前元旦节就跟儿童节一样一样的。没有啥可过的。在舶来的洋节还特别流行吃香的年代,它的地位比圣诞都远远不如,跟情人节那更是没有可比的价值。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跨年了。这让我这样一个从来只接受春节作为新年开始的守旧派非常难受。

因为元旦节是新年的开始,春节又开始一次,一年便凭空地少了一两个月。

这种难受就好比,你明明知道自己其实不会长生不老,好好算自己岁数不好吗。

但他们偏不,他们非得跟你算虚岁,理由是你还在老妈肚子里的时候还活了一岁。

如此算着算着,他们会把自己算进去,对啊你在肚子里还有一岁,那算啥虚岁,那是实岁啊,不行,你得虚两岁。

其实这一岁两岁的,有啥好纠结的,人生不易,打工仔的成长速度是极快的,尤其是头顶。

三,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第一次正儿八经跨年,应该是和小狗在一起。

不过那次也是最不正经的跨年。

我跟小狗俩人坐在苏州一个不知道哪里的旮旯里的一个大排档里,在摇曳的白炽灯下听着外面轰隆隆的烟火爆炸声,俩人相视一笑。

那一瞬就是永恒。

其实那种我和他俩人深夜促膝相对的记忆还有很多。无论多少人,最后总是只剩下我和他。

毕竟那个时候的我和他一样,一无所有,除了可以大把挥霍的时间,别的好像也都没啥了。

直到他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回归家庭。

前些日子看到他在朋友圈说父亲去世。

看到的时候我怔了怔。

好像在许多年前有一次晚上去他家里玩过,那是某一年的春天,虽然不在他家里住但好像有去看过,所以他父亲我应是见过一面的。

大概日子真的过去了太久,现在再回想的时候,记忆里的画面都好像一幅幅旧照片褪了色,暗渍的画面上只有头顶过道里摇摇晃晃的白炽灯闪着微弱的光。

四,

荒唐的2022年过去了。

我很想说滚蛋吧2022你个渣男。

但想了想这句话还是憋了回去,因为我觉得2023年没准更渣。

五,

往年每次想总结一年的时候总是特别纠结。

而2022年就不会这样。因为我翻来覆去地看,横看竖看,看到的只有荒唐二字。

春节后的三月到六月,足不出户。

七月到八月,每天都在去做核酸的路上。

九月到十月,离谱的公司。

十一月,赋闲散养了一个月。

十二月,简历刚写好,便眼见着放开了,雄心勃勃迈向决赛圈的我刚起步就交了白卷。

公司也很荒唐。

科技部门年初的人数规划是两百五十号人往上。

封控三个月砍到了一百八十多号人。

复工后继续砍,俩月砍到一百七十号人。

九月继续砍,砍完一波后,突然大家都要搬去广州了。

于是你去不,你不去,你去不去。

砍了一波又一波。

这真的是一波一波又一波,前后忘记到底有几波了,留下的是四五十人还是六七十号人也不知道,反正也不重要。

最后好像也没有去广州?去吗?不去吗?谁关心呢,反正留下的人也没几个想去的。

六,

圣诞节那天起床后便觉得有点不适,嗓子不太舒服。

于是便想着哟呵,靴子要落地了。

对这个我还是看得很开的,毕竟按照我的预估,这阳一下是跑不掉的。

果然晚上六七点的时候体温就到了37度5,九点38度7,十一点38度9。

虽然我觉得这个温度还不至于要退烧,但……睡着的事儿谁知道呢,万一梦里给我烧糊涂了咋办。

因此特别惜命的我便嗑了两粒布洛芬睡觉去了。

26号全天38度7到38度9。

27号全天38度3到38度5。

28号……退烧了。

相比发烧来说,我觉得还是嗓子干痒咳嗽以及鼻塞让人更难受一点。

尤其是28到30这三天。

这个鼻塞啊,我的天,真的严严实实。虽然我觉得这个严实相比水泥还是略逊色几分,但真的,睡不着啊。

而且我觉得我感染的这毒株应该是熬夜株,不然解释不了白天都好好的没那么严重,只要一准备睡觉立马严严实实。

两三天都是凌晨四五点鼻子通点儿了才能睡觉,这才是最难受的。

不过总的来看我觉得这株还是挺温和的了……吧?

七,

那天我想着,简历写完了挂网上,结果放开管控了,到处都在阳,真的时不我待啊。

然后自己也阳了。所以这工作的事儿么,就先放着了,佛系找工作。

主要也是在琢磨个事儿。

就是那些个跳槽换工作的人贼勤快,一年换一个工作朝上的人啊……其实能找到新工作也算一个本事诶。

我连猎头在哪都不知道。

八,

于是我就想起在北京最后半年遇到的那个猎头……小菇凉了。

人家帮我跑腿,跑前跑后拉扯offer,最后offer都到手了眼看她KPI都快拿到手了,结果我放了她鸽子。

不止是她,她当时的领导还约我吃过好几次饭,印象最深的一次还是我放了他们鸽子之后,在朝阳大悦城一楼的星巴克。

那次我以为他约我是带着刀要来砍我的。谁知道并不是,不仅不是,还跟我聊了很多。

大概那是我遇到过的最nice的猎头了。

说来也离谱,我怎么记得还有拉同事吃饭的时候把那个猎头小菇凉拉出来吃饭的印象……当时是什么个情况完全想不起来的说……

九,

最近看了迷雾剧场的新剧集,《回来的女儿》。

怎么说呢。

我就不太适合看这类型的剧。

看得我很是压抑。

十,

不管是新的剧集还是最近的疫情放开管控见到了太多生死。

于是生和死这个人生中怎么也绕不开的话题便成了萦绕在心头的梦魇。

譬如这两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就是倘若你的身体素质足够优秀,活得比那些对你重要的人都要久,于是你会看着你的亲人——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挚友等等等等一个接一个离开。

那么,对你来说,到底是一种幸运还是不幸。

十一,

思考得多了就会很压抑。

我就会想出去走走。

譬如在十里路口驻足,看着车来车往。

我觉得这样会让我平静下来。

好多年过去了,这个习惯竟然被我重新捡了起来。

以前还在学校的时候,我就经常会在斛兵塘边坐静静着看湖水,一看一下午。

后来毕业去宁波了,就会经常去三江超市的门口坐着看人来人往,一看一晚上。

再后来搬去北京了,便会在周末去朝阳大悦城点上一杯果汁,坐着看人来人往,一看一下午。

再后来我好像不怎么会这么看了。

可能是吧。

十二,

我是在听到人的提醒后,才猛地发现居然已经腊月了,再过一二十天就到春节了。

也同样是在听到提醒后,才惊觉居然还有两天就2023年了。

于是在不经意间,时间过得比想象的总要快一点。

十三,

今年夏天王心凌的翻红我也跟着兴奋了一把。

其实以前王心凌的时代,我并没有特别地去留意她喜欢她。

现在很开心看到她是因为,她回来了,也把很多的记忆带回来了。

我印象里那些都已经快褪色的记忆啊,你们不会再鲜活过来了罢。

于是,突然想到了这首歌。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苦逼的一年,好好休息吧

    老伙计2023-01-04 13:17 回复
  2. 所以那个猎头小菇凉后来呢

    ppd07052023-01-02 09:37 回复
    • 拉黑

      吸吸空气2023-01-02 16:3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