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赋闲生活报告 · Day 12

: 活着 木魚 555℃ 3评论

感觉人在忙碌的时候做的梦都会明显少很多。于是现在也便是天天做梦。昨天做了一个很恢弘的梦,是关于不知道哪个朝代的皇宫的梦。梦中宫斗,做局,杀戮,战争,一应俱全。可是有意思的是没我啥事儿,我纯粹一个旁观者的角色,就像是在看一场沉浸式的剧一样。想了想,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也许另一个平行时空的我穿越去古代了?

壹。

不知怎么的,这两天想起来之前在离开北京之前最后呆过的那家公司。

在那家公司呆的时间不长,掐指算算才俩月多一点,所以很少与外人提起。甚至于很多时候我也会忽略掉这段其实不算长的工作经历。

我工作十几年了。一般和人说起的时候,会说我只在三家公司呆过。但其实这个数字就是扣掉了上面说的这家公司的。

最后我是主动辞职的。试用期三个月都没过去。

贰。

辞职的原因是现实很割裂,到我最终无法忍受的地步了。

于是在一个早上我掀了公司二把手的办公桌后离职了。

当然掀了这个词可能不太准确,毕竟我是个读书人,不太会做出这种真的看起来很暴力的事情来。

然而却又很准确,因为在我的意识中,那桌子早就被我掀翻不知道多少次了,如果意识能掀翻的话。

叁。

那是家创业公司,公司名就不提了。总之是做SaaS系统的一家公司。

做的是聚焦在某一个企业服务专业领域内的一个多租户SaaS系统。

刚成立也是没有多少时间,听说是老板带着一群熟人以及几个朋友投资创立的,自己就是做这个行业的。

老板整天在外面跑商务,很难见到几次面。倒是我不知道具体职位的一位大姐在公司中话语权很大,仿佛是老板的替身一样。

他们都管他叫二当家的。

不知道为什么说起二当家的我总想起大话西游。

我刚去时,公司就在一个商务园区中,加起来倒是二三十号人,一大半都是研发。另外还有行政啊行业顾问等等。

研发中,又以后端研发最多,大概十几个。前端大概就几个人吧。

后端的语言栈有点奇怪。他们的底层用的是Java,这个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Java不对外暴露,又搞了一个接入层,接入层是PHP。

如果说这样有啥问题的话,可能也不明显。让人觉得不适的是,这个PHP的接入层其实啥事儿没做,接口是一对一暴露的。

仿佛就做了一个反向代理的事情。

所以在前端,Java,PHP三个技术体系中,PHP成了最弱势的那方。

肆。

纵然是如我般蠢笨如猪,也是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团队是分派系的。

绝大部分的后端和产品、测试、设计很明显和二当家的是一派的。听说他们是从哪个大数据公司出来单独创业的。

前端么则很明显都是野生的。看得出来,无亲无故。

而行政和行业顾问们则和老板貌似有点渊源。

最离谱的是一个技术总监。虽说是技术总监,但我总觉得他游离在三界之外,因为他总是在那拿着手机打游戏。

可是听说很厉害,从京东挖过来的。

后来过了一阵子,他就消失了。

据说被开了。

厉害的人往往都是这样,来和去都跟谜一样,甚至一句话都没说过。

伍。

开始的一个月倒是还好。搞研发的搞研发,搞设计的搞设计,写PRD的还是写着PRD,测试同学也一如既往地在专业找茬。

虽说遇到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虽说每周发一次版每次发版都要发通宵。

但总算一切都不是特别离谱。

甚至我和一个行政姐姐聊得挺合得来,从她那知道了不少公司的背景信息。

当然也免不了眼见着公司里的派系越来越明显。

虽然所有的研发此时都是扁平化管理的,没有明确的主管经理之类的头衔。

但你能很明显地看得出来谁的腰杆子挺得比较直。

虽然大家的腰杆子都不是那么硬,但总有个别人的腰杆子比别人的直,有些人的腰杆子就没直起来过,还有些人就更离谱了,他们就没有腰杆子。

陆。

第二个月,情况直转而下。

原因是谈好的融资没进来,投资人撤资了。2016年说起来当年都在盛传是资本寒冬,但其实如今看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于是公司的生死存亡似乎就在那一瞬间,小道消息说老板开始贷款发工资了。

后来老板花了一个周的时间,跟每一个员工面谈,推心置腹,最后说希望大家能停发20%薪资帮助公司共渡难关。如果后面公司能活下来,会给所有人补偿。

虽说打工人只是为了钱,但那时候纯洁如我,还是和老板共情了。

握着老板的手泪如雨下,颤抖的嘴唇说我愿意,希望公司能好,牺牲也值。

那我愿意现在敲出来感觉有点恶心,这辈子就那次说这仨字儿最动情了,可能用完了一辈子的配额。

后来所有人都同意了停发20%的薪资。全部面谈完毕,老板请客,所有人去吃了一顿烧烤。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所有人自己的利益都做出了牺牲,可是所有人的感情都更加紧密了,开始称兄道弟了。

那一刻,我们和老板共情了,感觉真的都成了一家人。

柒。

可是事情开始渐渐地不对了。

那位和我聊得挺好的行政姐姐辞职走了,就还蛮意外。

后来我有问她为什么走,是因为看自己一手招进来的团队散了吗,她说不是,是因为看不惯管理层的所作所为。

当然,那是后话。

捌。

然后公司就搬了,从园区搬到了一个商住两用楼。

从这个时间点开始,事情就开始慢慢向离谱的方向发展。

玖。

搬去的新办公场所后的两周时间里,大家就跟乔迁之喜一般新鲜感十足。

然后就有了很多如今看起来很诡异的事情。

比如楼道里有电表,需要自己交电费,虽然二当家交的居多,但还有些时候是后端看起来像主管的那位有点黑的家伙给交的。

水费电费都是如此。

为了省资金,没有请保洁。于是所有人分成好几班,每天轮流打扫办公室。

刚开始干的时候,大家都很卖力,毕竟都仿佛回到了小学班级的大扫除,仿佛回到了那个年幼的时候。

直到后来马桶开始隔三岔五地堵,大家发现还得自己通马桶后,就开始不太乐意了。

二当家的便开始指定人去通马桶。

拾。

后端那位看起来像主管的黑黑大哥迟早会升主管的。

因为如前面所说,早就知道他和二当家的有点渊源。只是之前想给他提主管的时候,不知道被谁给拒了,说技术实力还不行。

搬到商住两用楼之后,便天天看着他和二当家一起吃饭。掐指一算,这伙计离升不远了。

果然,后来就升了主管。

不得不说升主管后他的腰杆子更厉害了。

因为有一次线上出了啥bug,他把整个研发部门都骂了个狗血淋头。这搁以前他可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果然还是上头有人比较好,骂起人来都更有力气。

拾一。

听说二当家的和后端主管在勾兑如何把一个后端研发给开掉。

那个后端研发我很熟悉。

说话很直,做事很仔细,能力也不错,当然说话也挺刚,不太爱吃他们的菜。

他就住在公司的斜对面的小区里,所以上下班都贼方便。

于是他下班都挺“早”。当然早了,你都只加班到八点,怎么能算加班多?

二当家的看他很不顺眼,觉得他会把整个办公室的风气给带坏掉,便明里暗里跟后端主管说,让他主动加班,起码要到九点,不能总那么早,实在不行就干掉。

后端主管腰杆子虽然硬但毕竟还没到那份上,于是就跟他说了又说,让他主动加班。

他就很刚。说我活都干完了,为什么不让我走。

主管就说你在这里看看书也行啊。

他就不干,说,我能回家看为什么在这里看,你们电费还要自己付,我帮你们省电费。

主管愣了愣没想好怎么怼,便去回复了二当家。

二当家火冒三丈说给我立刻干掉。

主管便拉了他去谈。他眉毛一挑说你要开我得有理由,晚上加班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多不是理由。

二当家说你个试用期的我想让你走就让你走,废什么话。

他牙一咬,老子不带你们玩了。

于是果断辞职走人。

拾贰。

二当家的眼中满满的还是活。

你们这么懒散可怎么办。

于是开始强调纪律。

晚上建议加班到9点,没到12点的第二天早上建议准时上班,建议大小周,周六上班,等等等等。

反正都是建议,不是规矩。至于你听不听,那是你的事情了,当然不按建议做的话,会有一堆负面影响等着你。

请假也必须严格请,跟主管说了还不算,必须走系统审批,必须在休假之前就请好,因为他们是会有专人统计核实评估的。

至于加班,那就不必走系统了,告诉二当家就行了,她来统计汇总,至于为什么不太一样,不知道,也不解释。

二当家的工位,在办公室的最里面。而整个办公室,其实就是一间大通铺。所以任何人的走动,都能尽收她的眼底。

于是我就挨了很多批评。

晚上加班到10点半,第二天早上居然迟到3分钟,通报批评。

虽然发版通宵6点才回去,但打招呼9点要开需求会了还迟到,通报批评。

最近一周晚上有两天加班早于9点下班的,通报批评。

真的是通报批评诶。因为办公室就那么多人,真的是拉着所有人开会,在会上点名批评的,碉堡了。

拾叁。

再后来,这种纪律性逐渐强化。

比方说,按规矩中午是午休一个小时的。但是下去吃饭的人上下楼加吃饭往往就需要一个小时了,毕竟电梯不多楼层又高要等很久。

好死不死的是旁边的小区里有运动器材,于是他们便会去打会儿乒乓球。

打得次数多了,便难免有时候时间控制不住。

于是你便会在办公室里面听到批评中午休息时间太久,都1点10分了还没在工位上干活的通报批评。

我悄悄地去安抚打乒乓球的同学。结果他嘿嘿一笑说谁理她啊,真把自己当回事。

后来形形色色的通报批评多了好多。大家也便习以为常。

什么上班时间不在工位超过30分钟啊。

什么上班时间拿外卖啊。

什么开会迟到下班太早加班不够周六不到啊。

还有因为马桶堵后肇事逃逸导致所有人集体挨骂的。

其实吧,人嘛,不患寡而患不均,你要公平对待也就算了。

可是你不能总双重标准啊,咋跟你二当家吃饭多的那波人就啥错没有呢,给厉害的。

拾肆。

渐渐有人不干了。

于是便看到今天这个走明天那个走。

按理说人来人往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可是这里走了的人都把公司骂上天了是怎么回事呢。

拾伍。

其实看穿了很多事情之后,我就觉得其实应该走。毕竟不是二当家那个圈子里的,很多事情都是散养狗一般对待,随便折腾。当时愿意牺牲薪资时的那种归属感如今想起来只会觉得让人有点恶心。

但我总算是比较善于逆来顺受的,毕竟被社会教育了那么多年。

于是尽量遵守他们所谓的奇奇怪怪的纪律。当然少不了什么牢骚,也总会有些通报批评。

不过我觉得应该还好吧,虽说有时候确实早上会迟到三五分钟,但是你考虑到加班到晚上十点十一点的,应该不会有太大意见吧。

可惜不是。

后来有人跟我说,二当家在考虑延长我的试用期一个月,理由是对工作态度不满意,迟到太多。

我就很生气啦,咋的,一个月迟到两三次每次两三分钟你管我这叫工作态度不好?你让人加班到晚上10点11点的时候咋不说自己狠呢?

于是我就很愤怒地说再这样我辞职算了。

然后跟我说的这位同学挤挤眼,说,赶紧跑,别回头。

我愣了愣。

然后就真的开始出去面试了。

当然要请假,不过考虑到应该一个小时就还好吧,所以没理二当家那套,先跟团队的leader打了个招呼。

后来他跟我说,二当家的问你去哪了,是不是出去面试了。

我说,然后呢?

他说,我回答她‘可能吧’?然后她说,那你也别闲着,你开始招吧。

我说,????

拾陆。

老板要过生日了。二当家张罗了所有人,买蛋糕,买鲜花,布置场地,排练节目。

后端主管鞍前马后。

最后老板收到了意外的生日惊喜。

他和二当家俩人在所有人的掌声中笑成了一朵花。

我看着他们,忽然就不认识他们了。

拾柒。

后来又一次早上开会时通报批评我迟到了三分钟。

搁以前我应该是不说话的。

可是那次突然脑袋上长了反骨,我说,我早上迟到三分钟你就老这样针对我,怎么加班到晚上十点十一点的时候从没见过你表扬?

然后会议戛然而止。

二当家找我谈话,桌子拍得嘎嘎响,说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我也对你有意见,今天就让你好好说。

后来说了啥我忘记了。

反正说了说我便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这些其实没有继续讨论下去的必要。

因为她在做的事情,是在维护她能绝对掌控的一个圈子,以及自己意识中那个绝对服从且无私奉献的群体,而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挑战她的权威。

那是一种权力的绝对掌控。

我拍了拍桌子,说,我不干了。

然后转身就走了。

拾捌。

那个公司现在还活着在。

据说是傍上了钉钉。

是吧,祝好吧。

喜欢 (2)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没想到您也有这样的经历,这种公司真的没必要写在简历里。。

    爱你的人2022-11-22 18:52 回复
  2. 大鱼的经历告诉我们:你和公司共患难是可以,公司和你共患难,那是不可能的!画饼给你,那永远也只是给你画的饼!所以请勿遐想!

    随风飘去2022-11-14 10:15 回复
  3. 看完了,简直逆天

    test2022-11-13 12:3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