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这年头,谁没经过社会的捶打呢

: 活着 木魚 443℃ 3评论

好久没写些什么了。

其实总会在不经意间,什么念头划过了脑海。然后想着,一定要写下来。然后想着想着,就忘记了。
如此想想,果然我的记忆比七秒长不了多少。

不知道为什么,生活总会过成自己最不喜欢的样子。

有一次我去兄弟事业部谈项目合作。那个事业部我很熟悉,因为曾经在那边呆过,再过去的时候,离开了一年半的光阴。

看到一位熟悉的产品经理,我和他打招呼。我说,“哎呀这么久不见,你可又变帅了。”

他对着我比了一个“我看好你哟”的手势,说,鱼哥,看出来了,你也是经历过社会捶打的人啊。

我讪讪地笑,说,没有没有,我说的实话。

他嘿嘿地笑,说,我懂我懂。

刚毕业那几年,抛弃了原来的给水排水专业,干起来IT。公司的技术部门有几个人在考软考,跟我说,一起考吧。

我嫌弃,不愿意。不仅不愿意,还振振有辞,说,IT公司都是看个人能力的,证书有卵用,你们考不也是靠刷题的,考出来有啥用。以后我要是招人了,这些东西我肯定不看的。

一晃十年过去了。如今我真的可以面试人了,也还是不忘初心地不看这些东西。

我很自豪。

直到后来突然发现,不管是高新企业退税还是居转户之类的政策,都要专业对口,或者有相关职称。专业对口是不用想了。职称这个。

于是我默默地买了软考的书准备考一个。

有好事者看到了,起哄道,鱼老板终于逃不过要考的命运啊。

我也是讪讪地笑,嗯,对啊,干不过政府。

以前总是见不得别人的“蠢”。或者不一定是真的“蠢”,只是我受不了那些“怎么这都能不知道”的冲击。

比如,我曾经和同事吵过以下的话题:

  • 你们怎么能觉得香蕉是靠种子来繁殖的?
  • 你们怎么会觉得分体式空调是把外面的风吹冷了后吹进房里的?
  • 你们怎么会不知道一千瓦的功率用一小时是一度电?
  • 你们怎么会不知道液晶显示器发光是需要里面有灯的?

等等诸如此类。

争论这些话题,有些我胜利了,有些我失败了。当然也有些例外,就是我明明胜利了,对方还是让我滚。

对于这些,我是总忍不住去做,总觉得让大家都明白这些在我看来当属“常识”的内容是我的义务。

后来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发了这条朋友圈。

我觉得自己成长了。以前的自己厌恶被误解,讨厌被曲解,不喜欢别人不理解自己的意思,总是习惯性地去解释,去争论,去证明。现在不爱这么做了,觉得理解不了就算了吧,说不通就算了吧,你要那样想就算了吧。听起来是更丧了一些,但能如此放过自己放过别人,又有何不可呢。

有人说这是和世界和解了。我说这是和自己和解了。

其实都差不多。

所以我现在说的最多的话,从“我觉得”、“我想”、“其实是这样的”,变成了,“嗯你说得对”、“你说的也可以”、“都行”。

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饱含着被社会捶打的痕迹。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当过网红。

最早可能在13年的时候,上过南方都市报,上过东方卫视,上过大大小小的地方报纸,还上了央视的新闻周刊。

然鹅我并没有因为彼时的“网红”带来啥好处啊。

后遗症倒是满满。

因为一大票的人,不管是调侃还是介绍我,都会一本正经地说,“木鱼,这是一位过气网红。”

每次听到这么说的时候,我都会很认真看着他们的脸,想仔细去分辨出,他们是为了幽默,还是为了游戏,还是为了嘲讽。

然后那一脸正经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戏谑的成分,于是每次我都只好讪讪地笑,说,“呵呵呵呵别这样,我没红过”。

可能他们都觉得这么介绍很有性格很有特色吧。

终于有一次“过气网红”这四个字被印上了海报上的头像下。

我盯着看了一分钟,咬紧了嘴唇,到最后也只蹦出了几个字,“你们别这样”。

然鹅没有任何人听到。

从骨子里想来,我是个崇尚自由的人。我想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想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不想被命运束缚,不想被时光束缚。

然鹅我最终还是过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整天愁钱愁工作愁生活愁岁月。

说好的和自己和解、和世界和解呢?我倒是想和解,可是这世界不愿意和我和解。

我横看竖看这个世界很久,才发现每个跳动的秒针都在清楚地告诉你,“等死吧你”。

也许只有认识到“有些事情是不可能和解的”这样的事实之后,才能看开很多事情。和解的方式也不再是“放过我吧”,而是,“就这样吧”。

我觉得这样说可能有点消极,于是补上一句稍微正能量的话,那便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其它的,爱咋咋的吧”。

从物理学上来说,力的作用都是相互的。

从人性上来说,对人好不好什么的,理论上也是相互的。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张主编上次在一个非公开场合说,他发现有些人对别人好,是有条件的,是需要对方一样对他好。

听到他这么说话的时候,我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对对对我早就发现了”。

另外一位没有怎么被社会捶打过的家伙说,“凭什么要人对你好还不要你对他好,他又不是你爸妈”。

我点点头,“你说得对”。

当然,你们怎么说都对。

“不计回报的付出”其实是个伪命题,对吧,我对你好你当然要对我好,不然我还玩个屁啊。

你要我付出不计回报,那不可能,我给公司付出它还付我工资呢,文明社会按劳分配,大家都是读书人讲道理嘛。

对我所说的话,有一位不肯具名的同事发表过质疑,他十分激动地说做人为什么要委曲求全。

我斜着眼看他,说,小伙子,很明显你欠锤,社会会给你一个答案的。

喜欢 (2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每个人最终都会被捶打,只不过程度或者经历会有不同!终会妥协,终会低头。有时候会觉得活成了自己曾经厌恶、反感、不屑的那种人。但最后大多数人都只能接受!

    烟雨2020-05-22 11:03 (6天前)回复
  2. 有些常识性的问题别人竟然不知道那段太真实了,以前还尽量给别人解释(争论)下,现在心里默默笑一下,不与XX论短长

    o2020-05-21 09:26 回复
    • XX是不是XX我觉得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意识到了,不是每个人都有兴趣或都有能力想知道那些的。想明白这点,就会容许他们的存在了。

      木魚2020-05-21 10:17 (1周前)回复